畅游舟山网 > 本地游记
首页 > 游记功略 > 本地游记 > 正文

定海青垒头烽火墩和炮台照片

  一批罕见的日军侵华史料舟山岛黑白照片和底片,在日本拍卖时被舟山籍收藏家、企业家徐正国先生发现,并高价拍得送回舟山作为历史资料和日军侵略舟山罪证收藏。每一个中国人尤其是舟山人,都不要忘记那段被日

2018-03-11 舟山日报 阿能 zstravel

  一批罕见的日军侵华史料“舟山岛”黑白照片和底片,在日本拍卖时被舟山籍收藏家、企业家徐正国先生发现,并高价拍得送回舟山作为历史资料和日军侵略舟山罪证收藏。每一个中国人尤其是舟山人,都不要忘记那段被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的历史,用侵华日军自己拍摄的照片和绘制的图集,来印证日本的侵华历史,更客观,更有说服力。在这批照片中有“定海青垒头烽火墩和炮台” ,由笔者整理后作为历史资料,以飨读者。

  一 古代军情报警的烽火台

  烽火台最早称烽燧,烽燧是战争的产物,作用是“谨侯望,通烽火”,用以窥伺塞外敌情,侦探敌方动静,举火为号,以烽示警,传达号令。在出土的汉简有说明:“高四丈二尺,广丈六尺,积六百七十二尺,率人二百三十七”“广丈四尺,高五丈二尺”。汉简中还表明当时守烽燧的人数有五六人或十多人,其中有燧长一人。戍卒平日必须有一人专事守望,有一人做饭,其余的人作修建、收集柴草(包括点烽火时用的柴草)等工作。烽火台一般独立构筑,也有三五个成犄角配置为烽堠群的,烽火台的形状因时因地而不同,大体为方、圆两种。烽火台是用土、砖或石头构筑的高台,多数实心,少数空心,按序线性排列,置于易于相邻的前后左右墩台相互了望的高地、山头,中国古代主要是用来从边境向内地传达战争警报的重要通信设施,台子上有士卒守望房屋和燃烟放火的设备。“边防备警急,作高土台,台上作桔皋,桔皋头有兜零,以薪草置其中,常低之,有寇即燃火举之,以相告,曰烽。又多积薪,寇至即燃之,望其烟,曰燧。昼则燃燧,夜乃举烽”(《后汉书·光武帝纪》卷一)。烽火台,也叫烽燧,是古代军情报警的一种措施。即敌人白天侵犯时就燃烟(燧),夜间来犯就点火(烽)以可见的烟气和光亮向各方与上级报警。明代也有距离2.5公里左右的,守台士兵发现敌人来犯时,立即于台上燃起烽火,邻台见到后依样随之,这样敌情便可迅速传递到军事中枢部门。

  二 舟山的古烽火台

  古代舟山群岛海防主要靠原始的通风报信手段,在视野开阔的海边山头上设立烽火台,一旦瞭望到海面上有了敌情,放哨的兵丁就会在烽火台上燃放烟火报警。舟山烽燧之设,历史记录中年代最早是南宋宝庆五年(1257),朝廷在三姑、烈港、岑港、岱山、螺头、盐仓等地增设九个水寨,防守北洋要冲。宝庆六年(1258),舟山时有海盗骚扰,于是置烽燧(烽火墩)便于各寨之间紧密联络和呼应。日举烟旗,夜举火号。如遇风雨晦暝,则以举炮为号。宋梅发、刘锡同撰,作于宋乾道间的开庆《四明续志·烽燧》,“自定海水军招宝山至烈港山、自烈港山至五屿山、自五屿山至宜山、自宜山至三姑山,自三姑山至下干山(即今薄刀嘴山)、自下干山至徐公山、自徐公山至鸡鸣山(即今金鸡山)、自鸡鸣山至北砂山、自北砂山至绿华山、自绿华山至石衕山、自石衕山至壁下山,此大海洋之中十二铺也。”

青垒头山麓烽燧;

青垒头山麓德威城旧址,1942年城墙还逶迤在山上;

青垒头山麓盐城炮台和烽燧;

青垒头山麓盐城炮台;

侵华日军可东见之助等在青垒头山麓盐城炮台上绘画

 

  明洪武年间,为抗击倭寇,舟山设28个烽火堠,用以传递信号。明天启《舟山志·兵防》记载,时设“隘六,曰螺头、曰碇齿、曰小沙、曰路口岭(今勾山芦花)、曰岱山、曰大展。寨三,曰沈家门、西碶、干石览,烽堠二十八,曰舟山、曰外湖、曰螺头、曰鹿颈、曰蒲沙、曰西山、曰碇齿、曰崎岙、曰郎家碶、曰袁家碶、曰三江、曰干石览、曰朱家尖。以上属中中所,凡一十三处。曰青雷、曰谢浦、曰石墙、曰包家、曰石衕(今嵊泗花鸟)、曰沈家门、曰接待、曰赤石、曰小展、曰钓屿、曰程家、曰石蝉、曰塘头、曰西碶、曰顺母,以上属中左所,凡一十五处。”

  明嘉靖年间曾出任过南京兵部尚书的鄞人张时彻在他的防倭经略议文《浙东备倭议》说到:“昔我祖宗之制,防边戍海,树设周详。郡县之间,建立卫所,定海卫内辖四所。外辖后所、霩衢、大嵩中中左所旗军一万有奇,岁给官军粮饷十万余石(此皆旧额,今军缺粮,减存者止十三)。又置巡检司九:曰螺峰;曰岑江;曰岱山;曰宝陀(四司环置舟山,俱隶宁波府);曰长山;曰穿山;曰霞屿;曰太平;曰管界(俱隶定海县)。……定海烽堠一十三,后所烽堠十,霩衢烽堠六,舟山烽堠二十五,咸设旗军以嘹望声息,昼烟夜火,互相接应。若霩衢之三塔山,舟山之朱家尖,矗峙最高,所望独远。故设总台,多拨旗军,戒严尤至。”清康熙《定海县志》也有此烽堠相关记载。宋元之际,为藩篱两浙,以传递海上岛屿间信息,舟山创设“海上十二铺”烽堠(烽火台),水军“置立烽燧,以示警报,联络声援”。

  舟山的烽火台遗迹现存有多处。定海马岙三江口祠山顶,现存建于明代的巨石垒砌台基烽火墩遗迹3处;马岙三星三胜村东炮台岗烽火台,现存建于明代中后期的遗迹2个;岑港烟墩双狮山炮台岗有明代中后期的烽火台,现存7个烽火台遗迹,为土石垒砌。普陀芦花赵家岙村顶阳尖烽火墩,普陀勾山蒲岙山头黄村外山头泉水岙现存建于明嘉靖年间的3个烽火墩,均列入舟山市不可移动文物名录。还有定海晓峰岭竹山门烽火台和青垒头烽火台群遗迹,普陀山烽火台遗址。

  清康熙二十六年(1687)舟山展复,二十七年重设县治,更名“定海县”,清廷重建烽堠28处。其中,中营寨二座,烽堠12台,另外洋汛还有外牛栏山烽堠一台。左营寨一座,烽堠14台(其中有甬东青垒头烽火台),另外洋汛还有外大衢山烽堠一台。右营无陆汛,双合山烽堠一台。

  三 侵华日军随军记者画、摄的定海青垒头烽火台和炮台

  定海青垒头自明朝就设有烽燧,是当年倭寇侵扰舟山时作报信用的。鸦片战争时,葛云飞从竹山门经东港浦至青垒头,修筑海防土城一道,长达一千四百三十余丈,并在青垒头、东岳山等处设置炮台。青垒头盐城炮台上的铁炮是1800年间制造的。1840年7月5日英军大举入侵浙江定海,青垒头、东岳山等处设置的炮台就向英舰开过炮。笔者曾在《日本漫画家可东见之助画的舟山群岛》一文中写过:侵华日军在日本陆军省、海军省、外务省的一致支持下,并吞了日本个人办的日文报纸《上海日报》。《上海日报》在1903年3月26日创办,初名《上海新报》,是由日本人永岛高连创办的周刊。1904年3月16日改为日刊,同时更名《上海日报》,由井手三郎负责,报馆设在上海靶子路3-4号,同年7月与《同文沪报》社合并,这是日本人在上海很有影响的一份报纸。以后几经转手,于1939年1月1日,被并入侵华日军在上海新创办的《大陆新报》,成为他们的重要宣传工具。1940年11月,又出版了一份华文月刊《大陆画刊》(1940.10—1945.4)。《大陆画报》由日本《大陆新报》东京支社的大陆画报社主办,1940年在上海、汉口用日文出版,发行人丰泽正九郎。这本画报的特点是用欺骗的手法,突出汪伪政权的活动,强调“中日亲善”,经常用妇女、儿童肖像作为封面。所刊照片大部分未具名。

  1939年6月23日清晨,侵华日军中国派遣军调集1400余名日军,在7艘日舰、多架飞机的掩护下,由海军大佐来岛茂雄指挥,先后兵分三路进攻定海,强行在舟山岛登陆。至1945年8月15日日军投降,日军在舟山维持了6年多的残暴统治。

  为了维持统治,侵略者残酷镇压中国人民的反抗,在这期间,大肆烧杀掠淫。同时,为了“粉饰太平”,展示“大日本皇军的风采”,宣传侵华“和平反共”、“中日共存共荣”和“建立东亚新秩序”等论调,在1942年(日本昭和十六年)10月,特派在上海的《大陆新报》任职的随军记者、漫画家可东みの助(可东见之助)和一位随军摄影记者两人到舟山釆访。可东见之助以水墨漫画长卷方式描绘了舟山群岛二十世纪40年代初的风土人情画《舟山岛画巻》,画面从右至左描绘了十四幅场景,并于当年底作为“时代の漫画”印刷,原为日本收藏家西垣武一旧蔵,现藏在日本早稻田大学。其中《青垒头山顶眺望》《青垒头山麓盐城炮台》中就有青垒头烽火台和青垒头炮台。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分享这篇文章:
分享至:
微信号:zstrav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