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游舟山网 > 本地游记
首页 > 游记功略 > 本地游记 > 正文

关于盛夏的碎片

  竹竿顶端系一只网兜,用铁丝撑开口子,瞄准高高梧桐树上的知了,一兜一个准。  这是夏天小孩子常玩的游戏。知了抓到干什么呢?在它肚子上饶痒痒,听它没命地笑。笑得没力气笑了,翅膀上做个记号,再把它放...

2018-08-07 陈小字 舟山群岛旅游 zstravel

  竹竿顶端系一只网兜,用铁丝撑开口子,瞄准高高梧桐树上的知了,一兜一个准。

  这是夏天小孩子常玩的游戏。知了抓到干什么呢?在它“肚子”上饶痒痒,听它没命地“笑”。“笑”得没力气笑了,翅膀上做个记号,再把它放掉。知了很笨的,有时同一只知了可以捕住好几次。

  一只知了,可以专注地玩上半天;捧只面盆在海水里,像块礁石一样浮半天;在树荫下搭个小床睡一觉……许许多多的暑假忽然打发过去了。

  没有空调的盛夏极静,世界让给了知了,叫声高亢得忘乎所以。清风明月都是蝉鸣呼唤来的,月亮一露面,水田池塘里的青蛙就“呱呱呱”地乱献殷勤。“听取蛙声一片”的意境,从以前过来的我们有,现在的你们没有。

  海岛多夹竹桃,松松垮垮地开在马路两边,红红白白,偶尔有面孔黝黑的中年人背着木箱子,出现在远远的马路另一端,一路拖着长声卖冰棍。路那么长,叫我们等得心焦。奶油和水做的冰棍,五分钱一支,粉绿色的包装纸我能怀念一辈子。因此偏爱粉绿,它是清凉的符号。剥去包装,晶白如玉的冰棍冒着寒气,放进嘴里立马镇得你哑口无言。所谓幸福大概就是这个样子:盛夏的舌头被寒冰吸住,冻得双唇发麻。有一年暑假,我们偷光里父亲积蓄的所有五分面值的硬币。

  夜晚的海滩是夏天好去处,鹅卵石还有余温,我们洗过了澡,吃得饱饱的,像一只只圆滚滚的小乌贼,横七竖八躺在鹅卵石上听鬼故事。夜色缓缓铺陈,后背的山,眼前的海,都肃然无声。巨大的黑暗里,一点小小动静就能惊起一片鬼哭狼嚎。不是怕,是惊。一惊一乍里,世界渐渐清晰。

  那夜在乌石塘,天上有将圆的月亮穿行在云间,潮水一阵阵拍打海岸,温柔又坚决。喝多了的人们并排躺在鹅卵石上,大声唱着当年的歌。身下凉凉的鹅卵石,在月光下泛着黝黑的光。闭上眼睛,海似乎很远又很近,像远去的童年,又明明活在你的身体里。

  山海都是寂寞的,再多的人迹也不能使它喧嚣起来。那些年,在海滩上打打闹闹的孩子,都长成了江湖垂钓的寂寞大人,将一汪深沉的海水收敛进眼神。成年后的我,一直念叨着要去夜晚的海边喝一次酒,仿佛渔民漂在海上时,借酒掩埋的一个个深夜,发生在岸上的故事稀稀疏疏。这事因为想得太久,在我心里成了一种无法定义的仪式。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分享这篇文章:
分享至:
微信号:zstrav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