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游舟山网 > 本地游记
首页 > 游记功略 > 本地游记 > 正文

这些天,我在东极青旅做义工

2018-11-02 舟山晚报 朱蔚

  9月到10月的间隔月,“蚊子”和媛媛在东极青旅体验了一整个月的义工。

  和上岛的所有义工一样,她们先被青旅一条招募义工的推送打动,《让我们逃离城市钢筋水泥,在海上不期而遇》。一直梦想着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生活,在东极青旅做义工,便能一一实现了么。

  经过投送简历,视频面试等环境节,两个姑娘先后坐上了去东极的船。

  青旅义工有着严格的规则

  青旅的义工有分好几档,要成为长期工,至少要有一个月的义工基础。她们初上东极遇到的几位“老”义工,大都在青旅留了些年头,来自天南海北,各有各的故事,身份各自不同。他们同样都是看了那条招募义工的推送,大都怀着和“蚊子”一般的梦想,来东极面朝大海。

  然而,这个“义工”,超出他们之前的想像,有着严格的规则。稍有犯规,则以“洗盆子”作为惩罚。媛媛初上岛时,听闻每个义工都需轮流烧员工餐,着实感到了压力,自己从没烧过菜呀。青旅妈妈宽慰,不用担心,之前过来的都不会烧,后来也都学会了。

  青旅妈妈是老板娘,老板“青旅爸爸”,都是义工口中的亲切称呼。岛上的朝夕相处,大家相处像家人一般,已然如兄弟姐妹。

  良好的秩序下,每位义工都在青旅找到了归属感

  “蚊子”第一天上岛,就被不能更干净的卫生间给吓倒。“老”义工带着她演示了一遍,高压水枪从天花板喷到地面,之后再用玻璃刷,不只是马桶、水槽,角角落落都要清理,最后再擦干。

  而青旅的公共空间也要每天打扫。先把桌子椅子堆到一边,扫完拖完,再把它们搬回原地。有一回受台风影响,东极船停航6天,青旅没有客人,但打扫仍不能停,每天都得来一遍。

  媛媛最初也不能理解,然而身处打扫完的空间也是身心舒畅,恍然大悟:形成良好的习惯,一来人不会有惰性,二来这个秩序才能长久地保持下去。

  这些规定是既定的,那么多活放在那里,是必须要做完的。大家基本都会抢着干,男生会主动做倒垃圾扛铺盖等重活,人与人之间没有阶层,有如家人般相处,每位义工都在这里,找到了归属感。

  恪守规则,相互间培养了胜似亲人的感情

  事实上,青旅关于吃饭的规则,最初让所有人瞠目结舌。

  不能私自出门吃饭,午餐和晚餐,一律等人都到齐了后才能动筷,要说“开饭了”才能吃饭,违者,罚洗碗。吃饭的时候不能玩手机,也不能看电视,违者,罚洗碗。每天员工用餐的时间,大都在1个半小时左右,在此期间,客户点单一律不接。饭桌上不能剩菜,等到所有人吃完,大家才能一一离开餐桌,继续各司其职。

  其实用餐的时间最多不过20分钟,余下的时间都是在聊天,然而青旅爸爸和妈妈觉得这段时光才是无比珍贵,现代人都是被手机绑架,忽略了近在身边的情谊。

  初时也有不习惯,媛媛被罚过两次。吃饭时边上的人问起时间,她随手瞄了眼手机,突然回过神来,已逃不开洗碗的惩罚。有一回,没等人落座到齐,就先动了筷子夹向东北义工做的打卤面,又被罚。却也由此加深了印象,大家恪守规则,放下手机,同进餐,共离桌,在相互热络的聊天中,慢慢培养了非亲人却胜似亲人的感情。

  一对有故事的夫妇经营着这家青旅

  说东极青旅,得先说说青旅爸爸和青旅妈妈,几乎所有的人都这么称呼他们。这对年近50的恩爱夫妇,没有老板架子,经历过人生的大起大落,都是有故事的人。“青旅妈妈”在美国读完MBA,“青旅爸爸”曾被评为浙江十佳创业青年,两个人在美国生活许多年,也想过买下葡萄庄园,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可这样的日子,想想也挺无趣。

  十多年前,两人就买下了东极的房子。青旅是2014年才建起,正好原来的店长有事不做了,两口子干脆跑来岛上,守着东极青旅,顺便实现“青旅爸爸”的一大人生梦想:面朝大海,吃大龙虾。

  青旅于青旅爸爸青旅妈妈而言,是生活而非一门生意。在他们制定的严格规则下,时有发生半屋子客人候在边上只等他们吃完员工餐再接单的场景。规矩既然立下了,遵守了,也能带来良好的秩序。客人也没有怨言,都是心甘情愿地等待。

  每位义工,都get了满满新技能

  青旅除了住宿,还有酒吧、简餐的功能区域。虽生活在岛上,也没有因此降低生活标准。比如餐厅价值6万元的咖啡机,换下来的铺盖床单也是运到沈家门去烘洗再上岛。炸薯条的油定期更换,很干净。冰箱上贴着里面的存货记录,数量,领用,一目了然,到了警戒线,提早预备。每晚11点,酒吧不再接单,义工们开始打扫卫生。每个从青旅走出来的义工,都get了满满的新技能。

  上岛这一个月的义工生活,媛媛从刚开始觉得累,“为什么会来这里”的不理解,慢慢适应了这样的生活。

  经过岛上“与世隔绝”的义工生活,她们作息也开始变得规律。干完义工这一块,其实还是有时间在岛上走走看看,种地、钓鱼,自给自足,逍遥自在。而在青旅听过其他人的人生故事,想想自己经历的人生,生活其实可以有简单的快乐。

  1983年出生的“蚊子”,虽是青旅史上年纪最大的义工,可生理年龄,其实只是个符号。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分享这篇文章:
分享至:
微信号:zstrav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