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游舟山网 > 游记
首页 > 游记 > 正文

海钓业亟需解开“成长的烦恼”

...

2019年07月10日 16:03 舟山晚报 姜焱 辰铭
  随着海岛旅游旺季的到来,到“海钓天堂”——舟山群岛一些外岛上进行海钓的人也越来越多。但相应问题也逐渐凸显,7月3日、7月5日,普陀区东福山岛海域连续发生两起海钓者死亡、受伤事故。
  三天内一死一伤
  7月3日下午1时30分左右,“普海休6330”艇在东福山北面进行海钓,在航行中穿越礁弄,被浪头打翻,3人落水被救,其中一人经抢救无效死亡。这三人中,2人是沈家门人,其中一人落水后被浪呛死,另1人是东极人,三人均为渔民。
  7月4日晚9时许,江西上饶市民黄某带着一艘从网上买来的皮划艇,在东福山岛礁边划行,并放竿钓鱼。下半夜,海浪逐渐加大,皮划艇没法控制,偏离东福山岛,漂向另一座岛礁,在上下过程中,他的颈前部偏右侧被礁石划开一道4厘米长、1.5厘米深的口子。直到第二天10时许,他才被途经此海域的“金泰58”运输船救起,最后由渔政船送到普陀医院。
  7月6日下午,笔者来到医院住院部四楼一间病房内,看到黄某正躺在病床上,状态还好。他的颈部伤口处包扎着纱布,医生还没有给他缝针,待观察后再进行。
  黄某告诉笔者,他现在在义乌开了一家奶茶店,约半个月前来到舟山,在沈家门呆了10来天。前几天,他花500多元从网上买来皮划艇,乘船转到东福山岛,趁没人看见下海钓鱼,想不到差点把自己的命钓没了。
  海钓船艇停靠分散查验证件无从谈起
  海钓业被认为是海上“高尔夫”,它追求的是一种状态与境界。这些年,海钓业方兴未艾,我国休闲海钓直接产生的经济效益与钓鱼带动的综合经济效益比在1:8以上,关联度与带动力远超过目前任何一项海洋旅游产业门类。
  舟山普陀海钓协会会长、中国休闲垂钓协会矶钓分会执行会长徐斌立介绍,根据测算,今年来舟山群岛的海钓人数预计达到70万人次,而去年是65万人次。目前,全国每年参与休闲垂钓的人数接近1亿人次,其中海钓达2000万人次。
  近期,舟山举行了2019年全国首个海钓 (国家乙级)裁判员培训班,笔者随机采访了一些资深人士。他们对舟山优质的钓场环境、较丰富的海钓资源以及领先全国的海钓管理给予点赞。但他们也表露出一些担忧。
  43岁的陈潜听,是来自宁波的钓友,他每年来舟山30多次。陈潜听感觉,与10年前相比,我市的岛礁鱼类资源还是减少了。
  陈潜听认为,当地有的渔民在岛礁挖贝螺,对海钓资源破坏很大,而且那些运输海钓客的船员素质需要跟上。“我们把垃圾从小岛上带回来,放到船上,待我们离开上岸,船员们往往向大海一扔了之。”陈潜听遗憾地说。
  这几年,陈潜听经常去温台地区等地进行海钓,也发现个别地方仍有电鱼行为,对海钓资源破坏较大。
  台州的梁荣清,是一个有着近三十年钓龄的海钓客。梁荣清说,15年前,他在宁波象山的一个潮位,半天能钓上几十条鱼,以黑鲷为主,重的1.5公斤左右,现在因为资源有限了,不可能一下子钓上这么多的鱼。
  梁荣清建议,那些为海钓服务的偏远岛屿的小宾馆,乃至钓客经常光顾的小岛,环境卫生管理要跟上。梁荣清也说起电鱼、炸鱼这类事,“在外海,举报了有时也没用,因为待执法人员赶到,他们早逃走了。”
  朱建锋是温州一家私营企业负责人,爱上海钓也有10多年。他反映,有的无证小艇滥捕行为对海钓资源杀伤力很强,希望加强管理。
  张立是普陀海钓协会会员,是舟山第一批持有海钓证的钓手。“但持证与否一样,现在做海钓证几乎是零门槛。”张立说,没有证件的照样出海钓鱼,有的人对海钓行规一点不懂,出海肯定危险,隐患很多。
  据了解,2017年,舟山率先在全国以立法形式,明确海钓必须持证。如今,全市颁发海钓证已有9000余本。但因海钓船艇停靠分散,进出有时无法掌握,查验证件无从谈起。
  当然,普陀海钓协会的各项工作,还是比较规范领先的。如每个会员参加保险,垃圾全部带回或就地销毁,钓上小鱼给予及时放生。
  法规欠缺或滞后成制约海钓业发展一大症结
  笔者在采访业内人士时,目前,他们觉得海钓业最大的问题是运载海钓客的船艇管理难。
  这方面,普陀已进行了有益尝试,整顿了几次,而且2年前还专门成立海上小型船艇服务中心。该中心采用北斗导航系统进行24小时监控,管理相对规范,事故明显减少,但如果达到治本目的,还是需要立法规范,并同时建立一套专门的制造、检测标准体系。
  全国性海钓船只管理法规的欠缺或滞后,导致海钓船艇管理主体是谁没法明确,成为制约海钓业发展的一大症结。
  以浙江为例,2003年,涉海、涉渔、交通、旅游、公安等相关部门联合发布《浙江省休闲渔业船舶管理办法》;2011年,省海事部门也发布了《游艇监督管理实施细则》。但具体实践中,各部门之间缺乏相对统一的标准,导致各部门未能形成监管合力,小型休闲船艇管理陷入盲区,特别是8米以下小型船艇更成为“三不管”真空船只,而且根据现有海钓业态,原有《办法》中的一些地方需要完善。
  中国休闲垂钓协会会长魏宝振认为,目前我国海钓相关政策不是特别配套,需要完善。海钓证也只是舟山一地在做,需要大家共同努力。他尤其提到,全国性的海钓船只管理法规目前没有,需要跟上。
  笔者从市海洋与渔业局和普陀区发改局了解到,目前,当地政府已在考虑建立海钓母港、海钓公园,设想海钓船艇统一进出母港码头,岸上配套产业链服务设施;今后,上岛礁可能会收门票,改变国家资源只有被损耗占有,而缺失相应的补偿、支付的局面。
  当然,海钓休闲船艇管理立法,明确主管部门,不是舟山层面所能解决的。
  业内人士指出,要及早克服现有海钓企业运作不够规范、海钓证区域间不能同步使用等问题,构建游艇改造、船员培训、限载控制、意外保险,应急预案、进出港报告等制度化管理体系,游艇租赁、导钓服务等行业监管水平均需要持续提升。
  海钓是实现渔区充分就业,拓宽渔民增收渠道的有效途径,是发展全域旅游的重要内容;它所形成的产业链对综合消费、整合利用海洋资源以及错季旅游有着重要的意义。
  浙江海钓业,只有解开现有症结,获取高附加值效益产出,才能真正成为海洋经济新的增长点。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分享这篇文章:
分享至:
微信号:zstrav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