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游舟山网 > 游记
首页 > 游记 > 正文

去东极

...

2019年10月11日 10:51 舟山日报 何信峰
  题记:翻阅集邮册,一张盖有东极邮戳的邮票呈现眼前,随着真鲷灵动,我写下以下文字。
  乌云密布的时候所有的鱼儿未曾露面
  我送你一条真鲷是从太阳升起的东极游来的
  我嘱咐她日夜兼程
  游过九九八十一湾
  当你见到她时该是朝霞被旭日点燃的天地
  她栩栩生光
  沉醉在朱家尖沙雕节,感受着桃花岛的“射雕”、“天龙”,其间,我选择去祖国大陆的最东方海域线——东极。
  沈家门至东极37海里,乘船近三小时,这次,我与诗友在普陀山机场搭乘飞机,时间缩短了,情趣骤增。飞机沿着海平线徐徐滑行,不高不低,不颠不簸,不偏不倚,时值秋高气爽,蓝天如洗,白云如缕,朱家尖、普陀山、桃花岛争相窈窕。飞向远处,大海碧波粼粼,舟楫艘艘,越远处,海越澄蓝;山,由青变墨绿、变黛霭色。飞机溶进了水天之间,天水相近、相映。我们行走在光耀无边的世界中。机上,像坐在高高的斗室里平稳、踏实。
  到庙子湖仅十五分钟时辰。
  从小机坪下来,一股旋风,眼花缭乱,我认定是海上“布达拉宫”。石板、石阶、石屋,有棱有角,层次分明,十二级大风也撼不倒这里的一切。诗友们处在大海拥抱中了,没有机动车、没有吆喝声……惟有波浪此起彼伏。在镇政府食堂,一席酒菜,主人叶胜利、蒋善定频频劝酒,海货是刚从海上打捞上来的,不加佐料,条条鲜鱼流光溢彩,席上,他俩介绍着青浜、庙子湖……岛真、海真、鱼真,人淳朴、善良。
  山光水色流淌着沉淀了的传统文化和民间传说,“徐福东渡”、“观音斗白蛇”、“菩萨穿龙裤”以及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沉没在中街山渔场“里斯本丸”的1800余名的抗日英军英魂。
  东福山山外有山,海外有海,天外有天,景外有景。那里出露的岩石为燕山晚期侵入的钾长花岗岩,长稀疏灌木,东北有成片黑松。岛多岩峰,南面象鼻峰,悬崖峭壁直伸入大海,这大象该在汲取无尽的东海吧?东南部有挑头外龙牙桩,该是有不规矩的孽龙,被锁在桩上,不让它兴风作浪?庵基山高达324.3米,去白云庵,白云缭绕,观以沧海,东南西北中,一一收在眼底。登高望远,渡舟绕岛,什么“青蛙揽月”、“海岸千佛”、“鳄鱼仰天”、“水獭进出洞”、“礁岸兵马俑”、“李白钓鳌处”、“大蚂蚁与小蚂蚁和平共处”……我异想天开,冠以地名,留给人文景观,蔚为大观。
  东极的夜是静悄悄的,幻觉中海的女神出现了:
  年轻的酥胸
  洁白的天鹅
  出现在明亮的水雾
  我瞧着她把海的泡沫从头发中挤出
  ……
  揭开东极的面纱,开发东极的处女地,诗朋文友把灵感、激情留在东极,先走一步,作为开路先锋罢。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分享这篇文章:
分享至:
微信号:zstravel